偷情天子全文免费阅读尽在阿喜小说网
阿喜小说网
阿喜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媳妇进村 隔岸芳烬 四面夏娃 亲密代价 妖极逞威 沦陷悲哀 泻簬天肌 龙珠世界 缴情妻子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喜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偷情天子  作者:竹君 书号:18848  时间:2017/6/6  字数:9623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左边一只蚊子“咱”右边一只蚊子“咱”

  郑湘予带著赵洛做贼似的伏低身子,潜进洪贵妃住的金华宫,地的花草,在漆黑的夜里,全足蚊子的天下。

  “玉娃儿,我们一定要这样吗?”赵洛哭笑不得的问道。

  他现在最想做的是抱著玉娃儿,钻进棉被里,享受软玉温香抱怀的滋味。

  “嘘,别吵,你注意听。”郑湘予捂住他的嘴,伸手戳破窗纸,将一只眼睛凑上前。

  “你做什么?”赵洛还是不懂它意何为。

  “还用说吗?当然是找证据。”郑湘予白了他一眼,看见准备就寝的洪贵妃在宫女的服侍下宽衣解带。

  “快了,你快看。”看她起裙子,准备解开伤布掉鞋袜上睡觉,郑湘予推著赵洛,要他一同观看。

  赵洛无奈的依了她,学她在窗纸上戳个,把眼睛凑向前看着屋里。

  “原来你喜欢偷窥啊。”他低声讽笑道。

  郑湘予瞪他一眼,不耐烦的拍掉他摸上她大腿的手。“别说话,专心点。”

  赵洛果然听话,没有再发出任何听音和做出不轨的举动,专心的看着屋里的情况。

  洪贵妃是个纤弱的美人,说话嗲声嗲气的。

  “百香,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是。”正在服侍她衣的百香停止手上的动作,走到门口拉开门看了一下,确定外头没人后,才走回来禀道:“禀娘娘,太监跟宫女们都退下休息了,外边没有半个人影。”

  “那就好,帮我把这烦人的东西拆下吧。”洪贵妃嗲著声音说。为了引起皇上的注意,她可吃不了少苦,甚至买通太医绑上这个累赘的东西。

  百香解开层层捆上的布条,洪贵妃舒服的吁了口气,光著脚丫子在屋内走动,一点都看不出脚受伤的样子。

  “娘娘这个计谋想得妙啊!那天皇上下是亲自抱著你回来了吗?这两天还来探望过你。』

  “这倒是。”洪贵妃掩著嘴笑。“你不知道我倚著皇上的膛上时,有多么的怦然心动,皇上的膛又宽又平,结实有力,光是靠著就让人心生遐思,恨不得立刻爬上他的呢!”

  她说得漾,恬不知,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

  郑湘予觉得自己够大胆了,没想到洪贵妃比她更猴急。

  “那娘娘下一步准备怎么做?”百香好奇的问道。

  “等明天太医来帮我换药时,你就假装我的脚伤更严重,请皇上过来一趟,到时我会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一番,找机会向他投怀送抱,我就下相信他一个大男人,能抗拒得了我这个美人。”

  听到这里,郑湘予下摇摇头。

  一时的假戏真作,可以得到一辈子的宠爱吗?真笨!郑湘予为她的愚蠢感到叹息拉著赵洛循原路离开。

  待走了一段距离后,她才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怎么问她呢?

  “你都听到了吧,打算怎么做?”她抬头看向他,才发现他根本没有生气。不会吧,被人家这样欺骗还不生气?“你没有发怒吗?”

  “我为什么要发怒?她这么做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身为妃子这么做并没有错。”他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暴君,不会因为这样就生气。

  “可她骗了你呀!你应该把她打入冷宫或是赶出去。”她说得义愤填膺。

  “有这么严重吗?”赵洛不以为然道。在他看来,洪贵妃的欺骗算不得什么大事,玉娃儿的吃醋才吓人。

  郑湘予恍然大悟的瞪著他的笑容“原来你早就猜到了是不是?”难怪他一脸的不在乎。

  看来真正被欺骗、被愚的人是她。

  他早知道了,却想看她吃醋撒泼的样子。

  郑湘予冷哼一声的朝前走去,撇下他不理。

  “玉娃儿,你生气了?”他快步跟上。

  不生气才怪,简直拿她当傻瓜要。郑湘予疾行的脚步更快。

  “我不是存心骗你,只是想逗逗你,瞧你的反应而已。”他歉然的赔罪。

  她走得快,他也快,她走得慢,他也慢,活像影子甩也甩不掉。

  “好,要我算了也行。”她停下脚步瞪著他“你得把洪贵妃赶出宫去。”

  有心机的女人只要她一个就行了,不需要再多一个洪贵妃。

  “不行。”他含笑地摇头。“你舍不得?”没想到他会反对,她心里的怒气燃得更炽。“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无关乎喜不喜欢,而是一旦入宫正式册封的嫔妃,就不能再放出宫,除非是打入冷宫,这是规炬,你希望我带头坏了规矩?”他伸手一搂,将她揽进怀里。

  郑湘予挣扎了几下,仍是抗拒不过的被他拉了过去。

  他说得没错,这条规矩在她末入宫前就听说过,她确实不能任的要求他。“那好,你打算怎么做?”

  “除了出宫,你怎么说都行,一切依你。”只要他的玉娃儿再展笑颜,区区一个洪贵妃算什么?

  “好,我要你收回她贵妃的身分。”敢跟她争宠的女人。

  “回承泰殿做什么?我才不要。”

  “这可不行,我等了三天。”赵洛拔足追了过去。浓郁的情意,喜得月娘也出笑脸来。

  “大消息…大消息,听说金华宫的洪贵妃被降为从嫔了。”隔天下午,郑湘予在寝室里休息时,就听到小石子大声宣布他打听到的消息。

  正在打扫的翠玉与清荷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围了上去。

  “怎么会这样?是什么原因?”

  “她犯了什么错吗?”

  “还不是为了争宠。”小石子像揭发一桩大秘密似的低声音道得到皇上的注意,犯了欺君大罪,被贬为从嫔了。”“听说,她为了

  “什么?这么惨?”翠玉瑟缩了一下,想不到宫里的规矩这么严格,光是为了争宠而要点心机,就被从贵圮打成了从嫔,那要是更严重点,岂下是要杀头?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郑湘予静静的走出寝室,迳自走到一旁的贵妃椅上坐下,斜躺著听,翠玉斟了杯茶奉上。

  见她醒了,小石子也下再低声音“这是今早发生的事,你们还记得不?前些天她扭伤了脚,让皇上给抱回金华宫,结果原来是装的,是跟太医串通好的戏码。今早她又故计重施的请宫女去找皇上,死哭活求的把皇上请到金华宫,她买通了太医说是脚伤变得严重,硬是要皇上陪著才能减轻疼痛,哪里知道皇上也是个明眼人,一看她的脚就知道是假装的,当下就顺了她的话,说她与其在宫中残废,不如遗出宫去吧!吓得洪贵妃连滚带爬的爬到皇上跟前,哭得唏哩哗啦的坦白招供,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她的脚完好无事。”呼,说得口好乾,喝口茶润润喉。

  “再来怎么样了,你快说。”正说到精彩处,翠玉和清荷哪肯让他歇息,忙著催问。

  “好好好,别摇、别摇,听我说。”才喝下的茶,差点被翠玉猛摇著他的手而出来。“但皇上还是铁了心,硬办她个欺君之罪,把她从贵妃的身分贬为从嫔,由金华宫搬到百香苑去了。一

  翠玉忍不住拍拍口“真是可怕,皇宫果然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地方。”

  “宫里的规炬可多了,别说只是降为嫔了,就是被打入冷宫,也是常有的事。太祖时,争宠的妃子最多,打入冷宫的也最多。”

  “一个女人被打入冷宫,那就什么希望都没了。”清荷感叹道。“所以洪贵妃并下算太惨,起码她是个从嫔。”

  大家你…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谈著洪贵妃的事,却没有发觉斜倚在躺椅上的郑湘予微微的沉下脸色。

  赵洛真的照她的希望下旨把洪贵妃贬为嫔,知道他如此宠她,她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一想到为了宠她,竟然毫不留情的毁了一个女人的希望,她的心就莫名的沉闷。

  “都别吵了,去帮我煮碗定神茶吧。”

  正聊得高兴的三人,闻言立刻住嘴,关心的看了眼主子后,清荷和小石子低头出去,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娘娘,你怎么了?要不要请太医过来看看?”翠玉走过去问道。

  郑湘予摇摇手“我没事,也许是刚刚睡多了,头有点昏沉。”她突然觉得心闷,想出去走走。

  “娘娘,你要去哪?”见她起身往外定,忠心的翠玉就想跟上。

  郑湘予停下脚步,回过身下耐烦的说:“别跟著我,我只是出去走定,一会儿就回 来。”说完就定了,连去哪里也不代一句。

  “讨厌,又是这样。”翠玉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她二会儿就回来”只怕都要天亮了。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出了枫宫,郑湘予漫无目地的闲逛,走着定著,突然想到许久没去找太上皇聊聊了,便转往永乐宫的方向而去。

  因为不想碰到赵洛,她专挑偏僻的地方走,七弯八拐的费了一倍的时间,才来到永乐宫。

  此时已经天黑,她心想太上皇应该用完了晚膳,正在书轩里休息,便直接来到书轩。

  本以为只有太上皇一个人在,正打算举起手敲门之际,突然从书轩里传出对话声。

  “洛儿,你母后的脾气就是这样,她下消气你来再多次也没用,所以别放在心上,

  “陪父皇下下棋吧。”太上皇呵呵笑着,命令一旁伺候的小文子布棋。

  郑湘予一听就知道屋子里有什么人了,连忙缩回手,弯著身绕到另一边的窗子边,偷听里面的谈话声。

  哎,她最近真不长进,老干这种偷摸狗的勾当。

  “父皇也怪孩儿吗?”

  “感情的事怎能说怪呢?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父皇绝下会勉强你。』

  “谢父皇,还是父皇明理。”赵洛也学会奉承。

  “对了,你可下可以告诉父皇,为什么要违抗你母后的意思,坚持不肯召湘儿侍寝 呢?你见过她没有?”

  “没有:”赵洛坦言道。“但小文子见过她。”

  “长得怎样?”太上皇下动声的问道。

  “不知道,你问小文子吧。”

  在一旁伺候的小文子闻言,立即恭敬的说:“回太上皇的话,那位香鱼…下,是湘予郡主,奴才曾偷偷的瞧过她一次,不但长得消瘦难看,还脸雀斑,实在是上下得台面,所以皇上即使顺了太后的意思,封她做贵妃,但要这样的女人侍寝,实在…实在太为难皇上了。”

  后宫佳丽无数,环肥燕瘦的美人应有尽有,干嘛一定要湘贵妃侍寝呢?要是他是皇上,他也不要。

  更何况皇上已经有了一心宠爱、呵疼的玉娃儿了。

  太上皇听了蹙起眉头“你确定你那天看到的是郡主本人?”

  湘儿长得出尘绝,怎么可能是小文子口中的丑夜叉?太上皇一听就知道是他认错人,误了大事。

  这要是让太后知道,下剥了他一层皮才怪。

  “回太上皇,她明明穿著郡主的衣服,旁边还有一群宫女服侍著,奴才怎么可能看定眼呢?”

  真是无可救药。太上皇摇摇头“我看你最好还是去问个仔细。”

  他答应过湘丫头不说的,就让这对胡涂的主仆去发掘真相吧,他乐得清闲看好戏。

  “洛儿,后宫的嫔妃入宫那么久了,难道你都没有一个看中意的吗?皇嗣要紧啊!”太上皇状似无意地问道,目的是在帮湘丫头打探情况。

  “后宫的嫔妃虽然众多,也各有出色之处,但孩儿的心确实不在她们身上。”看来他没有召寝的事情已经传到父皇的耳朵里,才有此一问。“孩儿不敢欺瞒父皇,虽然没有召任何一位嫔妃,却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若孩儿猜想没错的话,她应该近期之内就会有好消息传出,届时还希望父皇鼎力帮忙,助孩儿封她为后。』

  “哦?”太上皇抬高一眉,瞥了他一眼“有这等事?对方是谁?”

  “这…我也下太清楚,只知道她的昵称叫玉娃儿,至于身分,她坚持等怀了龙种,生下皇子之后,才愿告知。”赵洛边说边在棋盘上落下白子,吃了太上皇两个黑产 。

  好个刁滑的湘丫头,聪明的懂得吊男人胃口。太上皇心里虽然乐著,但脸上仍是不动声的说:“这可麻烦,你就下怕她出身低微,无法配得上你吗?”

  赵洛放下手中的棋子,抬起头看着父亲,眼中的真情跟坚持是不容置疑的。

  “孩儿不在乎这些,只要是真心爱上的人,哪怕只是一介平民,我也会予以尊重对待。每个人出生在这世上,都是一种机缘、一个缘分,玉娃儿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我也没有,只是比她稍微幸运一些,用不著以此来衡量彼此的感情。”

  “只怕你母后下会这么想。”

  “所以我希望父皇能说服母后。”这也是他亟与太后母子和好的原因知道了玉娃儿的事,会加以刁难。他怕太后“放心吧,你母后只是护短了些,并非不明事理。”何况她若是知道洛儿所爱的女人就是自己的亲侄女时,高兴部来下及了,又怎会退凝。

  只是到时候小文子就糟了,一定会被他们两母子打死。

  小文子突然一阵打颤,不知道太上皇瞥他一眼是什么意思?

  “洛儿,你要记住,一个人的爱一生只有一次,爱上了就别后海。”

  “孩儿知道,孩儿告退。”赵洛起身向太上皇行礼后离去。知道吗?”赵洛带著小文子走后,太上皇也离开书轩,但他甫走出门,却听到一阵叹息声。他循声音走过去,看到另一边的窗下蹲著一个人,她坐在地上双手抱膝,似乎在顷扰著什么。

  “该叫你玉娃儿呢?还是湘丫头?”太上皇呵呵一笑,在她身边的地上坐下。

  “皇姑丈。”

  “你听到我跟洛儿的谈话了?”

  郑湘予点点头。

  “那还不高兴?”那可是洛儿的真心告白,千金都换不到的。

  “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把头枕在膝上,语气里有丝忧伤。“你没听他讨厌我吗?还把我说得那么坏,真是气死人了。”

  更气那个小文子,他眼睛长脓、长疮了是不是?竟然把丑翠玉看成是天姿国的她,  翠玉那丫鬟有她的气质吗?真是白长了一对眼珠子。

  “这有什么关系,不管是香鱼郡王还是玉娃儿,他喜欢的始终是你啊!任谁也改变不了”

  “是湘予,不是香鱼!连皇姑丈也学小文子那样笑话我。”她噘起嘴埋怨。

  都怪爹啦,取名字时也不想想谐音,害她堂堂郡主被不太监取笑。

  “哈哈哈,是皇姑丈叫错了。对了,你今天跑来找皇姑丈,不会就只是为了偷听我们父子谈话吧?”

  他的话提醒了她来这里的目的。

  “当然下是,湘儿太久没有来找皇姑丈聊天,所以溜过来,没想到会听到你们的谈话。”

  “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洪贵妃的事情,来找我诉苦的哪。”太上皇抚著胡须哈哈地笑

  “她犯了错,皇上已经秉公论处了,我还有什么不的?”

  太上皇真多心,她只是想要除掉一个情敌而已,可没打算毁了人家。

  “善良的娃儿,难怪洛儿会喜欢上你,为了你,他可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太上皇揶揄道。

  郑湘予小脸微红“皇姑丈取笑湘儿,湘儿以后下来找皇姑丈了。”她作势想走。

  “这可不行。”太上皇含笑的叫住她。“你难得来一趟,得陪我下盘棋,然后再去见见你皇姑母,不然她知道你来却不去见她,一定又要怨我了。”

  “皇姑丈很疼皇姑母?”

  “当然,她是我的原配发啊!”他笑着走进书轩。

  郑湘予跟在他身后“以后我也要皇上像皇姑丈待皇姑母这样待我。

  “一定会的。”

  被太上皇著下了两个多时辰的棋才放人,郑湘予拒绝太上皇命令太监护送她回宫,独自走在御花园里,夜里的清新花香,和著微微的寒风吹了过来,沁入她的鼻子。

  这么晚还没有回宫,翠玉、清荷和小石子铁定又要安她一条又无缘无故恶意失踪的罪。

  “谁在哪里?”

  倏地,赵洛的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她拍拍口左右张望他在何处。

  赵洛就站在矮树丛问,沐浴在月光下的他王者风范更显尊贵。

  “你在这里做什么?”半夜下睡觉,跑出来吓人啊。

  还是“招风引蝶”?

  郑湘予一双美眸四下瞟望,看有没有觑觎他“男”的嫔妃在附近。

  “在祈愿见到你,没想到月光仙子这么灵验,马上就让我见到你了。”赵洛噙著笑走近她。

  知道她美得有灵气,但此刻在月光中见到她,飘逸的仙姿还是令人怦然心动。

  她的美是他独享,也独有的。

  “不是月光仙子灵验,而是我的运气不好。”难得溜出来一次就被他遇上,下次出门得更小心点。

  “遇到我该说是心有灵犀才对,怎能算是运气不好?你不知道我夜夜都想着你吗?”赵洛细心的为她挡住初冬的寒风,抚著她脸颊的手是温暖而充柔情。

  “每三天就见一次面,还说想?谁相信啊。”其实她心里何尝下是如此,但能这样吗?

  真要天天腻在一天,她不被众人骂成是狐狸或妖妇才怪。

  “你没听过『一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吗?更何况你还狠心的要求三天才可以见一次面,那我们岂下是要九秋才能相聚在一起?”赵洛边说边搂著她的,带著她往承泰殿的方向走去。

  他的意图非常明显,八成是猫儿又想偷腥。

  “我可没有叫你不许去找别的宫妃。”

  敢去就再也不见他。

  “你舍得?”

  “舍下得有用吗?你又下是我独有的,我总不能永远霸著你,不许你碰其他人吧。』纵使心里百般下愿,但她还足下得不认清事实。

  赵洛可以宠她,实现承诺的让她第一个怀下龙种,但她也很清楚赵洛下可能永远只属于她一个人,这样对宫里其他等爱的女人不公平:但是将爱分给了别人,对她又公平了吗?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她只能把握现在,珍惜此刻所拥有的。

  郑湘予向他伸出双手,娇柔的说:“我走不动了,你可以抱我吗?”

  “当然。”赵洛没有任何迟疑的抱起她,任她将头靠在他上,沉浸在这份偷来的独爱中。

  “今晚的你很下一样。”以往她从来不会主动要求他抱。

  她低笑一声,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你不也是,以往你总是一见到我,就将我拐进承泰殿里。”做他喜欢做的事。

  “现在我不也是吗?”他瞥了眼近在眼前的偌大宫院。

  郑湘予笑出声,银铃般的笑声在夜风里响著,让正在承泰殿内打盹的小文子,倏地惊醒过来,仓皇的出。

  “皇上,玉娃儿姑娘。”看到她突然出现,他一双眼睛下大睁。

  皇上不是到外面定走吗?怎么逛了一圈却把人抱回来了?瞧两人那股亲热劲,自己八成又得守在宫外,喂一夜的蚊子了。

  小文子认命的走出去,顺手掩上门。

  “瞧你急的,连小文子都看出你的意图。”郑湘予不好意思的睨他一眼。

  “让他知道有什么关系。”赵洛轻笑的定入内殿,将她放置在龙榻上。

  这张龙榻除了她之外,至今还没有别的女人睡过。

  当他准备就寝时,闻到一股属于她的香味,辗转反侧的睡不著,才想到御花园走走。

  没想到月光仙子真的听见他的心愿,把玉娃儿送到他面前来,一解他的相思之苦。

  “洛哥哥,你真的爱我吗?”

  “当然,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这还不够证明吗?”眼前的美人娇滴滴的让人想咬一口。

  赵洛含笑的解开她身上的衣服,大手拂过的地方,都烧起情的火焰。

  郑湘予有些羞涩,又有些狡黠的想利用此刻,亲耳听取他的真心。

  “是喜欢上我的身体还是爱上我的人呢?”

  “喜欢上你的人,当然也眷恋你雪白的体,这两者有何不一样?”他掉外衫,上紧拥著她。

  眼前的肌肤是雪白凝脂,美得叫人窒息。

  这么美的玉娃儿,独属于他一人。

  男人的占有是很强的,尤其是万人之上的帝王。

  郑湘予看出他眼里的火焰,含羞带怯的轻推开他。“两者当然大有不同,如果你爱我的心就像你父皇爱你母后那样,那就会长长久久永远下变,如果恋上的只是我的身体,我就要另有打算了。”

  虽然爱权、爱势,但不是真心的爱,她也不要。

  早在几年前决定嫁他开始,就知道帝王的爱不能独享,她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因此她下定决心,即使要跟很多女人一起共享他,她也绝对要成为最有尊严的一个,将其他女人都踩在脚底下。

  她要成为皇后,这是她唯一出真心的条件。

  而赵洛也看出来了,从今晚他跟太上皇的对话就可以知道;他不但知道,还有意成全她,这令她很感动。

  “我对你的爱是无庸置疑的。”

  即使她对他的爱不如自己深也没关系,只要能独宠她,将她留在身边就可以了。

  郑湘予温柔的一笑:心满意足的靠在他的膛上“别忘了你对我说过的话,不管我是谁,我的身分是什么,你都下可以忘记今天说过的话,知道吗?”在他的眉心轻轻 一吻,她也出了真心。

  “你是在威胁我吗?”他惩罚的烙下一记狂吻,叫她记住谁才是天下的主宰,谁才是够资格拥有她的男人。

  郑湘予被他吻得快要不能呼吸,他是准备以爱闷死她吗?但她还来不及提出抗议,

  另一个情的惊先逸出她的口中,他埋首在她前,在他技巧的舌?梢?拢?娇磐? 立的蓓蕾有些刺痛又有些麻,她忍受下住的轻出声。

  赵洛喜欢看她在身下娇的样子,充了魅惑的风情,就像春日里盛开的花朵一样 红

  他的吻布她全身,也带起了她的情,她澄澈的眼眸渐渐的变深了颜色,娇憨的 要求他给予更多,此刻她只想将自己奉献出去。

  告诉我,你也爱我,玉娃儿。”他低沉的笑着,在她耳边轻,欣赏她全身泛红的情娇态。

  “嗯…爱,我爱你…”“爱谁?再说一次。”他不满意的?叵蛩?纯诖呶剩?腥说募嵬υ谒?娜肟谀ゲ渲你br />
  郑湘予全身似火在焚烧,迫切的渴求他。

  “爱你…我的洛哥哥…啊!”在她唤出他名字的同时,赵洛也停止对她的折磨,一举进入她的体内,在说出他爱的同时,也她道出了自己的爱。
上一章   偷情天子   下一章 ( → )
阿喜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偷情天子最新章节,《偷情天子》是作者竹君的倾力之作,偷情天子全文免费阅读尽在阿喜小说网。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偷情天子无弹窗。